中国宠物美容界大师——林裕雄

2017-05-10 01:33:00

林裕雄先生的经历及专长:

从业三十余年,师从日本当代宠物美容奠基人:池田昌宏先生,是池田先生在台湾唯一的家传弟子。

现任:TGA台湾区宠物美容协会美容审查长、琳达宠物美容学校负责人。

曾经担任:台湾KCT美容委员长、KCT美容审查员、

玩具贵宾犬繁育家、美容专业教材研发制作。

专业证照:TGA台湾区宠物美容协会(师范级)、日本JKC协会认证美容师、中国(大陆)人社部教培中心宠物美容专家评审委员会特聘专家评审、中宠教育培训客座教授。


林老师,您好!听说您早年间进入宠物行业是师从日本美容大师池田昌宏先生开始的,而且您的从业道路上只有这么一位老师,那么池田先生对于您日后的从业有何影响?

我非常幸运能够跟随池田老师学习,他教会我很多专业知识。学习的道路也是一帆风顺,坦坦荡荡。他的教学对我日后的工作有着深远的影响。池田先生前几年受邀来台湾讲习,我去看望老师,当时想坐在场下纯粹听课,后来由于模特犬不受控制,影响了老师讲课节奏,在老师要求下,临危授命,上场完成所有的修剪操作。其实,我也是在向老师传递一种信息,这些年来我并没有荒废老师教授的那些美容技艺。模特犬完成以后,池田老师也拿出手机不停拍摄我的作品,随后老师举起我的手,令我一时惊呆,不知老师目的为何,这时老师要求翻译一字不漏的将他说的话传达给在场听众:“我,池田昌宏,在台湾就只有一个学生—林裕雄。”

池田老师对我最大的影响是人格上的,还有专业的态度。

您觉得年轻时在日本的学习,特别是后来与池田先生的不断交往,对于您日后的工作态度、对于专业的理解、以至于对于您人生观的形成、生活习惯的形成,有何影响?

我也曾年少不经事,经历过休学,复读而完成学业。毕业后我入了伍,退伍后本打算去日本留学读书。但是父亲友人担任JKC理事长的一句话,就把我直接放到了池田老师的家里,开始了宠物美容的学习。其实,我一开始是挣扎的。我对这个行当没有任何感觉,更谈不上喜爱,只因为当时父亲在台湾开设最早的宠物美容中心,也聘请了日本A级美容师担任美容工作并传授母亲。于是我找了一个以前在部队里的朋友测字,他让我闭上眼睛把我心中想到的第一个字写出来,我想到是一个“逃”字,这应该是我内心所想,是我内心的真实写照。朋友说“此劫难逃,好自为之”。经过这么多年,日本人追求精细化的精神和对于技术一丝不苟的态度,却还是深深影响了我,让自己一直思索与努力如何从一个美容师再进阶成为一个“教学者”。


您一直在做贵宾犬的繁殖,您觉得犬在我们的生活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我把自己繁殖的狗当作儿子和女儿。我希望自己的那些犬生活的健康、幸福、快乐。我们要按照犬种标准繁殖,说到底就是要繁殖身心健康的犬,这是每个繁殖者的责任,是不容妥协的。我一直繁育贵宾犬就是因为喜欢它的气质、它的聪明、它的灵敏。而想从事美容教育也必须一直延续繁殖。

听说早年间您也活跃在赛场上,对于台湾纯种犬与竞赛制度的发展,您有什么看法?

台湾是个小岛,任何一个行业的发展都不容易。那里属于亚热带气候,寒带的犬种在台湾的繁殖会面临很多困难。台湾早期也经历炒作犬种的阶段,10年为一个周期,10年一轮会淘汰很多犬和人。

当时台湾的竞赛是没有文化的,我父亲创立了台湾迷你品犬俱乐部,随后又组织了博美犬俱乐部,他们那一代人功不可没。

我对台湾犬业的未来并不保持乐观的态度。


您认为专业协会的产生与竞赛制度的建立,对于台湾宠物行业及纯种犬的发展起到了什么作用?

回答是肯定的,一定是起到了积极的作用。但是要看主事者的心态,我希望协会是单纯的,是干净的。我在大陆也看到了CKU、NGKC,我希望有一个健全的制度,适合国人的制度,适合国情的制度,造福整个行业的制度。

您是什么时候开始帮助台湾犬业协会组织建立美容的评审制度的?评审制度的建立对于日后台湾美容的发展有什么推动吗?

大概有25年左右了吧。是池田老师受邀来到台湾,帮助建立了这套制度,从而对台湾整个行业有很大的推动。评审标准的确立,让我们不用再去摸索。但是协会一定不能把利益关系放在首位,那么比赛就不单纯了,这是对专业的不尊重和不重视。其实台湾的弱点和大陆一样——速成。速度太快了,像工业产品,两三个月就出师了,这怎么能行呢!我提倡最少要学习半年以上,我不想为了利益而误人子弟。其实,很多教学者都不专业,都是速成的产物,那又如何能够期待他们的教学品质呢?

您经常参与亚洲各国的美容评审工作,能简述下亚洲各国美容的发展吗?对于大陆的美容评审及发展您有什么看法?


台湾受到日本的很大影响,而大陆早期是受到台湾的影响,也算是间接地受到日本的影响。日本在美容行业独树一帜。亚洲其他国家则各自为政,很多组织都是纯盈利性质的,比如东南亚一些国家等。我们也曾经帮助过东南亚一些组织,但是他们的问题很多,可能同是中国人,有时爱耍小聪明,缺乏大智慧,对外不够团结。

我有时也对于一些事情感到很无奈。早在十几年前,上海有学校请我去教学,我一开始很排斥。在台湾他们都觉得大陆是块“大饼”,但是我看到这个“大饼”很害怕,因为太速成了,这么短的时间能学会什么呢?

很欣喜看到大陆这些年协会的评审制度的建立,但还是那句话,建立一个符合国情的标准,符合国人的制度,才能真正造福于行业。

您多年来一直从事美容教学与美容裁判培养工作,也同时在开店,为客人做美容服务,能谈下您对于宠物美容的理解吗?美容师从业应遵循的原则?


我常年在台湾各地做讲师与裁判的培训,也常对学生讲,各位也都是老师,想成为裁判,我认为必须事必躬亲。梳、洗、吹、梳、必须亲自操作,但是你们呢?前半段的工作都丢给学生,我看不下去。不管你在外面有多高的头衔,回到教室,你就是一个美容师,该做的工作还是要做。我的想法就是这样简单。其实美容也不复杂,赛级和宠物级美容都是一个道理,就是做到“掩饰缺点、突出优点”,但是要真正做到也是很难的。

无论是美容师,还是裁判,都应该遵循“公平公正”的原则。你们做到这四个字了吗?说易行难。我是没有招牌的,有一年台风把店的招牌吹掉了,我就再没有招牌了。我的名片上只有这几个字“美容师林裕雄”。

当你做到裁判这个位置的时候,你的心态已经改变了,要做到客观是很难的。人性很复杂,我们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大陆近年来行业协会举办的美容鉴定赛(考级赛)很多很多,您认为比赛与考级对于美容师从业有什么帮助?赛场与职场需要分开吗?台湾发展的经验是什么?

我的老师池田先生曾经说过“我来台湾帮助KCT,KCT的美容确实有很大的进步,但是你们教不出好的A级生,因为你们为考试而教学,这会越走越偏。”大陆也一样,更加速成,所以基础可想而知。我觉得如果主事者观念错误,跟从者就很可怜。我的性格比较实际,我认识了中宠教育培训的张总,我们的理念相契合,我选择与他共同推动美容技术传播。我觉得职场和赛场应该分清楚,美容师不应为考试而生,用力的方向要正确,否则会力不从心。

虽然宠物行业发展在大陆也就短短十几年时间,但近年间,大陆美容很热,也涌现出很多后起之秀,出国比赛、讲习,号称“大师”的也很多,能谈下您的看法吗?

不予置评。说的多,做的少,利益为先,名头很大,是大陆的现象。其实台湾也是一样的情况,台湾发生的一切,大陆正在经历。大陆都出现了“殿堂级”和“天后级”的人物了,还只是发展短短不到20年,我真不想说什么。


听说您的很多学生早就在大陆发展,很是有名,而您却不被更多的大陆人士认知,您怎么定义自我?

我不是太在乎,就像我前面说的,我就是个会剪狗的老头儿,研修美容真谛,传道解惑育人,是我最想做的。至于名头,都是别人给的。

听说您在长达30余年的从业中,在美容教学方面摸索总结出很多独特的方法,也开发了很多教具模型,让教学变得容易理解,让美容师掌握运用起来快速有效,有人叫做“林氏教学法”,您愿意分享给更多的美容师吗?

美容总是给人一种很复杂的感觉。文字是非常平面的,这就需要诱导学生自己去理解、去领悟。很多刚入行的新人是一张白纸,在这张白纸上能够画出什么样的画卷,就体现老师的功力了。

我常常逛市场,寻找教学用品,比如圆规、绳子、粗线笔、球、厚纸板、尺子等。这些都是在教学中要用到的工具,我都是自己摸索的。在教学方面,也摸索了一套自己的教学方法,这些都是我在长期的教学当中积累的经验,所以他们叫“林氏教学法”。在大陆几个地方走下来,反应都很好,学生都认可我这种独创的“林氏教学法”。授业解惑是我的愿景,就像苦行僧一样,但是我乐此不疲。

听说您20多年前就开始做海绵与雕塑创作,您认为这些对于美容的理解有多大意义?

早在很多年前,我就使用海绵练习修剪了。海绵的质感和犬的毛质是完全不同的,我需要使用不同的工具去克服。后来我又沉迷于陶土,用陶土做雕塑,研究什么样的陶土不会皲裂,不断摸索,不断改进。

我还自己画画,画素描,也没人教过我。我喜欢尝试不同的方法,我就是一个不安分的人。后来我发现小孩子玩的色纸很有意思,有很多种颜色,我就用色纸来体现犬身体的围度。

其实,这些都有助于学生对犬只结构与比例关系的深入理解,特别是雕塑,它对培养美容师对于肌肉与线条的理解,更加有促进作用。

这两年您到大陆各地参与评审与讲习,接触了很多美容师,谈谈您对于大陆美容师的认识与看法,对他们的从业与发展有什么建议?

我对他们的建议就是要实际一些,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把基础打好。现在的社会太浮躁、太浮夸,都是为了证书而考试。我希望大家能够反省一下自己,脚下的路有没有走踏实?

我看到某些学校在黑板上画的图,我都快哭了,错误太多了!其实画图是一个非常好的方法,这也是我给国内美容师的建议,多画图。因为画图可以体会到比例、对称与平衡。

我从最基本的梳洗开始教,有的学生说这个还要教吗?直接教剪毛吧,我只能苦笑。他们自以为洗狗这种活儿没什么技术含量,其实在日本,光洗狗这个步骤就要学习很长一段时间。我希望他们学习的进程能够慢一些、稳一些,有的时候,要留下思考的时间。

如果你想成为一个美容师,就要成为一个能够创造美丽的美容师;如果你想成为一个老师,就要成为一个不误人子弟的老师;如果你想成为一个裁判,就要成为一个遵守公平公正原则的裁判。



我和林裕雄先生是因为具备相同的理念才走到一起的。我们的目的是推动国内美容行业在正确的美容理念下能够健康有序的发展,避免早年在台湾发生的那些错误路线和误区。把国外的美容理念变得更加中国化,找到一条适合国人的标准和制度,让更多爱好者受益。

——中宠教育培训张锐先生


在线咨询
官方微信
电话咨询
13311341590
返回顶部
扫一扫,有优惠哦!